博客首页  |  [素公中华文化博客~]首页 

素公中华文化博客~
博客分类  >  畅游世界
素公中华文化博客~  >  中华文化
素公版《孙子兵法》~军争篇

57300

 素公版《孙子兵法》~军争篇

 

【素公】

孙子说:凡用兵之法,将领接受君上的任命,整合军队,交合驻扎,最难不过军争。军争之难,以迂回为直接,以祸患为利益。
所以,迂回其路径,引诱以利益,后于对方出发,先于对方到达,这是明白迂直之道的。军争为获得战略战术的利益,军争处理不好就会带来危机。
全军而争利就难免拖累不及,轻装争利就要丢弃损失辎重。所以卷甲而赶赴地点,日夜不休,加倍行军,急行军百里而争利,则擒三将军,有劲的先到,疲劳的后到,大概十分之一能赶到。行军五十里而争利,则蹶上将军,一般一半能先行到达。三十里军争,三分之二能到。
而,部队没有辎重就丧失战斗力,没有粮食和物资给养也丧失战斗力。
所以,不了解各国的真实打算,不利于做好外交的计划安排。不了解山林、险阻、沮泽的地形地理,不能合适的安排行军路线。不用当地的向导,不能获得地利。

所以,兵以欺诈敌方而得以生存,根据利害而动和调动,以部队的分、和为变化。所以,其迅疾变幻如风,其徐徐移动如森林,其侵掠如火趁风势疯狂蔓延,不动如大山静止。难以了解如事物的背面,动如雷霆。掠乡分众,廓地分利,悬权而动。先知迂直之计者胜,此军争之法也。

《军政》说:言不相闻,所以用金鼓。视不相见,所以用旌旗。金鼓旌旗,用来统一人的耳目。人们专一了,那么,勇敢的人不会单独前进,怯懦的人不得单独后退。这就是用众的方法。所以,夜战多用金鼓,昼战多用旌旗。是通过变换人的耳目信号来行使指挥的。

三军可夺其气,将军可夺其心。所以,早上三军的气锐利,白天气懈惰,傍晚气就开始想着回去休息了。善于用兵的人,回避其锐气,攻击其惰归,这是善于根据三军的气势来安排战斗的。
以治理应对混乱,以安静应对哗闹,这是善于根据心理情况作战的。以近等待远来,以安逸等待劳顿的对手,以饱强等待饥弱的对手,这是善于利用士兵的精力的。
不要招惹旗帜严正的对手,不要攻击阵形堂堂的敌人,这是善于根据敌方的变故的。

所以,用兵之道,不要从下面对高处的敌人布兵,不要冲着背靠山丘的敌人,假装逃跑的敌人不要追逐,锐利的部队不要攻击,引诱的士兵不要去吃掉,回归的部队不要阻挡,围困部队要留下缺口,穷途末路的敌寇不要过分逼迫,这是用兵的一般规律。

 

【原文】

       孙子曰:凡用兵之法,将受命于君,合军聚众,交和而舍,莫难于军争。军争之难者,以迂为直,以患为利。
  故迂其途,而诱之以利,后人发,先人至,此知迂直之计者也。军争为利,军争为危。举军而争利则不及,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。是故卷甲而趋,日夜不处,倍道兼行,百里而争利,则擒三将军,劲者先,疲者后,其法十一而至;五十里而争利,则蹶上将军,其法半至;三十里而争利,则三分之二至。是故军无辎重则亡,无粮食则亡,无委积则亡。故不知诸侯之谋者,不能豫交;不知山林、险阻、沮泽之形者,不能行军;不用乡导者,不能得地利。故兵以诈立,以利动,以分和为变者也。故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震。掠乡分众,廓地分利,悬权而动。先知迂直之计者胜,此军争之法也。
  《军政》曰:“言不相闻,故为之金鼓;视不相见,故为之旌旗。”夫金鼓旌旗者,所以一人之耳目也。人既专一,则勇者不得独进,怯者不得独退,此用众之法也。故夜战多金鼓,昼战多旌旗,所以变人之耳目也。
  三军可夺气,将军可夺心。是故朝气锐,昼气惰,暮气归。善用兵者,避其锐气,击其惰归,此治气者也。以治待乱,以静待哗,此治心者也。以近待远,以佚待劳,以饱待饥,此治力者也。无邀正正之旗,无击堂堂之阵,此治变者也。
  故用兵之法,高陵勿向,背丘勿逆,佯北勿从,锐卒勿攻,饵兵勿食,归师勿遏,围师遗阙,穷寇勿迫,此用兵之法也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