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素公中华文化博客~]首页 

素公中华文化博客~
博客分类  >  畅游世界
素公中华文化博客~  >  中华文化
素公版《孙子兵法》~虚实篇

57299

 素公版《孙子兵法》~虚实篇

 

【素公】

孙子说:凡是先处战地而等待敌方的安逸,后处战地而赶来赴战的劳苦,所以善战的,善于调动敌人而不会被敌人调动。能调动敌人的原因,是给它利益或者方便。能使敌人不来的,使其这样会有害无益。所以,敌人安逸能使其劳顿,饱的能使其饥饿,安静的能使其动作。出于敌方所不趋,趋于敌方意料之外。行千里而不劳顿的原因,是因为行于无人之地。

攻而必取,是因为攻的是敌方不愿意、没有防守的。守而必固,是因为守的是敌方不愿意、没有攻击的。所以,善于攻击的,敌人不知该防守哪里。善于防守的,敌人不知道该攻击哪里。微妙又微妙,至于无形。神奇又神奇,至于无声无息。所以能决定敌人的命运。
进军而敌方不可以抵御的,冲击的是其空虚。退而不可追的,是因为迅速难以追赶。所以,我想决战,敌人虽然构筑起高垒深沟的防御,也不得不与我决战,因为我攻其所必救。我不想决战,就算随便在地上画一个圈来防守,敌人不能和我决战的,是因为我守的根本不是敌方想来的地方。(典型案例,就是二战亚洲战场,共产国际一方面不断挑衅以及利诱日军全面侵华南下,一方面积极渗透日军最高决策圈,积极主张全面南下侵华,从而令日军改变初衷,完全放弃西进配合德国两面夹击馊恶,从而使馊恶德以~ 画地而守全面抽调防守日军的东线部队补充西线战场,因为,日军根本就逐渐开始深陷泥足于中华战场,同时,也本部也完全没有制定战略西北夹击濒临崩溃的馊恶。同时,美军全面参战,大量援助馊恶,德军决策重大失误,为严冬所困作战能力严重受阻受损…)

所以,敌方布防明白而我无形,则我资源专注而敌方资源分散。我资源专注为一点,敌人分散十处防备我,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,这就是我以十攻其一,那么我众而敌寡。能以众击寡的话,那能与我作战的,就很少了。我和敌方决战的地点不可知,不可知,那么敌人得防备的就多,敌方防备的多了,那么当我攻击发动时,能和我有效作战的敌方部队就少了。

所以,防备前面则后面防备就薄弱,反之亦然,防备左边则右方防备就薄弱,反之亦然,无所不防备,就无所不薄弱。薄弱,是因为防备难以周全,众多,是因为迫使敌方因为难以分清形势而不得不防备我,而我得以集中资源获得发动攻击的地点的相对优势。

所以,知道决战的地点,知道决战的时间,那么可以千里奔袭而与敌方会战。不知道决战的地点,不知道决战的时间,则左手不能救援右手,右手不能救援左手,前军不能救援后军,后军不能救援前军,而何况稍远一点就有数十里,近也要数里(现代战争,部队机动能力大幅提升,但这个道理,仍然是没有问题的)。

以我度量,越人的兵虽然多,也不会对胜负有多大的影响。所以说,胜利是可以人为获得。敌方兵力虽然众多,可以使其没有机会参战。所以,策划而明白利害得失的计算,挑动它而明白其动静的逻辑,完整的描述(地理)形势,而知道战术上的死地和生地。试探它,而了解其有余和不足的地方。所以,兵力部署的极致,是至于无形,让敌方难以洞悉其奥妙。无形,则虽然敌方间谍深入到我方核心,也不能窥见我方的奥秘。智者也难以谋算我方。根据布署而获胜于众人面前,众人也不会明白奥秘。人皆知道我所以获胜的布署,而没有人明白我所以这样布署的道理。所以,每次获胜都没有重复的,布署没有固定的套路,而变化于无穷。

那用兵就像流水,流水的形状,避开高处而流向低洼,用兵,则是避实而击虚。流水,根据地势而改变流动的形态,用兵根据敌方的情况而布署以获胜。所以,用兵没有不变的形势,流水没有不变的形状,能根据敌情变化而取胜,就叫用兵如神。

所以,五行没有绝对的最强,四时轮替没有不变迁的。黑夜白昼也有长短的变化,月相也会有死生圆缺。

 

【原文】

    孙子曰: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,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,故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于人。能使敌人自至者,利之也;能使敌人不得至者,害之也,故敌佚能劳之,饱能饥之,安能动之。出其所不趋,趋其所不意。行千里而不劳者,行于无人之地也。
  攻而必取者,攻其所不守也;守而必固者,守其所不攻也。故善攻者,敌不知其所守;善守者,敌不知其所攻。微乎微乎,至于无形。神乎神乎,至于无声,故能为敌之司命。进而不可御者,冲其虚也;退而不可追者。速而不可及也。故我欲战,敌虽高垒深沟,不得不与我战者,攻其所必救也;我不欲战,画地而守之,敌不得与我战者,乖其所之也。
  故形人而我无形,则我专而敌分。我专为一,敌分为十,是以十攻其一也,则我众而敌寡;能以众击寡者,则吾之所与战者,约矣。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,不可知,则敌所备者多;敌所备者多,则吾所与战者,寡矣。
  故备前则后寡,备后则前寡,备左则右寡,备右则左寡,无所不备,则无所不寡。寡者,备人者也;众者,使人备己者也。
  故知战之地,知战之日,则可千里而会战。不知战地,不知战日,则左不能救右,右不能救左,前不能救后,后不能救前,而况远者数十里,近者数里乎?
  以吾度之,越人之兵虽多,亦奚益于胜败哉?故曰:胜可为也。敌虽众,可使无斗。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,作之而知动静之理,形之而知死生之地,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。故形兵之极,至于无形。无形,则深间不能窥,智者不能谋。因形而错胜于众,众不能知;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,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。故其战胜不复,而应形于无穷。
  夫兵形象水,水之形,避高而趋下,兵之形,避实而击虚。水因地而制流,兵因敌而制胜。故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,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,谓之神。
  故五行无常胜,四时无常位,日有短长,月有死生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